《全职高手》腐向同人站

最苏的主角是叶神,最虐心的伙伴是伞哥,最深情的敌人是韩队,最狂酷的小哥是黄少,最西幻的组合是喻王,最贤惠的大师是肖队,最双壁的组合是双花,最无口的心友是小周。
【详情见About CP页面】

《兴欣网吧公告》
年满18岁才能在这里上网。

小网管:别西卜

【韩叶】血海黎明~l'aube de la mer de sang

今天為韓葉提供的腦洞關鍵字是

①穿越血海

②被世界遺忘的角落

③夜明前


核爆、末世、超能、异形、BE报社


血海黎明


那是人类历史上最漫长的一夜。

核战争的阴云在整个平流层上笼罩着大地,饱含着放射性的尘埃随着大气运动,就像被蘑菇云喷射出的孢子一般,在全世界扩散着。

浓云遮蔽了天空,太阳只会在它稍稍薄些的时候在昏黄的背景上投下一个淡淡的光斑,不冷不热。

消逝的冰川用他们的融水侵蚀了四分之一的陆地,尔后到来的核冬天却将它们再度凝聚起来,整个星球都在冰冻中战栗着。

可是,这些都还没有结束。

生命是脆弱而又顽强的,充满了矛盾,尤其是那种带来这场永夜的万物之灵——他们此时分裂成了两个物种:堕落向本能深渊的狂化魔,进化出超能肉身的异能人。

已经没有自然人存在了,他们所有的后裔如果不成为那基因变异的产物,那么等待他们的只有畸变与死亡而已。这就是这场意料之外的全球战争带来的可怕结果。

此时此刻,整个地球、整个生态圈就成了一个放射变异的实验厂——不论你是否愿意,它都在极其随机地毁灭与重生着。

韩文清有幸生为了一个异能者,他那一身钢筋铁骨,能在等冲量的对撞中把任何狂化者撞得粉身碎骨。

但是,他们这种保有理智的智慧生命,却必须饱尝那些行尸走肉们不需要承受的心灵上的磨难——他们醒着的时候要一刻不停地战斗,睡着的时候则会被噩梦缠身。

这样的一生有什么意义吗?

至少,在韩文清遇到那个男人之前,是没有体会到生的价值的。

他太强了,所以他活了下来,所以他必须为自己的族人而战。

战斗!战斗!战斗!这是他生下来就会做的事情,日复一日,年复一年,黑夜永不散去,他就得一直战斗下去。

这片古老的土地上零零散散地存在着许多以韩文清这样的超强异能者为中心建立的族群,他们为了生存而紧紧地团结在一起——人类的群居性还是保留了下来的,这一点成群结队猎食其他生物的狂化者也是一样,如同豺狼一般血腥而残酷。

只是,贫瘠的土地已经无法养活这两群生物,它们不仅种间斗争着,种内也存在着斗争。

那一天,正是韩文清击退了一群同类的袭击之后,他遇到了独自闲荡的那个名叫叶秋的男人。

叶秋不是男人的真名,韩文清后来才知道他有个叫这个名字的双胞胎弟弟,在很小的时候就已经被狂化者捉去了——叶修说这件事的时候有些含含糊糊,不知道是因为彼时尚且年幼的他在混乱中没有看清楚,还是因为强烈的刺激而使得遗忘了这件悲惨的事情。

叶修是一名没有归属的异能者——他原先所在的嘉世本来是中原大地上最大的异能者组织,但是在某一次不知何故的巨大事故中,嘉世的总部基地被毁,无人生还——除了“叶秋”一人。

当时在外寻找补给的嘉世残余,一口就咬定叶秋就是罪魁祸首——他是灾星,他是背叛者,他是隐藏在异能者中的狂化魔!不然,怎么解释他的强大?!

这强大,韩文清也切身体会到了,就在这场遭遇战当中。

两个人没有说话,韩文清一开始以为他是刚才那群敌人的同伙,二话不说就打了上去。

但是……

他感觉到自己的身体面对叶修,便不再是那般的无敌,不再是钢筋铁骨,而是赤裸裸的肉身——甚至有种会被对方宰割殆尽的危机感!

叶修那战斗的本能实在是无法估量,就感觉是一头猛兽似的,多次神奇地躲过韩文清成功地撕裂过无数敌人的招数,又多次以其他异能者完全无法做到的方式打得韩文清不得不采取防守态势。

对,这位霸图基地的猛士似乎从来没有这么屈辱过——他总是一往无前,以攻击作为防守,从不退缩的——但这一次行不通了。

过了上千招之后,韩文清虽然一直处于被动,但是却也无大伤。他本想在这防守的调整中养精蓄锐,重振旗鼓,但是叶修这个时候突然说:“我们别打了,没有用的。”

“你怎么知道没有用?!”韩文清出了一拳——这一拳打得很刁钻,很猛烈,导致叶修也不得不用他那手中的奇怪的、可以变形的武器防御了一下。

韩文清心中突然有了那么一丝波动,他感觉到了平时战斗中体会不到的、难以言喻的感情——那是什么,他直到最后也没有想清楚过。他只知道,他想和眼前的这个男人继续战斗下去,他想变得更强。

叶修苦笑了一下,退开好远,对韩文清喊道:“你还不明白?如果人类,哦,不,我们这群怪物如果不团结起来,那么那群怪物就会将我们所有人吞噬殆尽。”

“什么意思……”叶修说的话,不得不让韩文清陷入了思考。他是一个有理智的异能者,他们和狂化者最大的不同就在于他们会思考,会合作也会背叛,会争斗也会妥协——他现在听到的话,很可能关系到自己族群的存亡,所以不如听听看这个“背叛者”有什么高论。

“那部分人类的狂化并不是偶然,有人在背后操纵他们。”

“你是说,他们的头目是……有智慧的?”

“不,其实他们都有智慧,但是没有理智,也没有情感。平时除了生存所需,也不会贪婪过剩,对上面的命令是绝对服从的——”

“军队?!”这让韩文清感到有些不妙。一直以来他们以为狂化者最多是和狼群类同的社会组织,但没有想到这么深。

“是的,他们是凶兽组成的军队,目的是要消灭唯一的敌人。”

“你为什么会知道?”

“就是因为不小心发现了,所以才……发生了嘉世那个时候的事情……知情者全部都牺牲了,只有我一个人逃了出来。”

“那有什么让我能相信你的证据呢?”

“你跟我打了那么久,对我的实力也多少有些了解吧?怎么样,感觉如何?”叶修问。

感觉很不爽。韩文清皱了下眉头,觉得这个人神气活现地带着疑似嘲讽的语气这样问自己,真的很欠揍——当然自己目前是揍不过他的,这让人更不爽了。

“你很强,”韩文清只好皱着眉说,“嘉世也很强。在这种大环境下,如果你是背叛者,肯定是想通过灭掉这个组织从而获取更大的生存机会的——但是你却独自一人游荡,说明这不是你事先计划好的;目前也没有其他组织愿意收留你,说明你没有外应。以一个智慧生命的理智来判断,这样做对你没有好处,所以你很可能也不是自愿去做这件事的。所以你说的话是事实,但是你还对我有所隐瞒。”

“嗯,脑子很清楚嘛!现在事态紧急,我想我可以和你们霸图的人接触一下,你做引荐人?”

这可……有点儿困难吧?

霸图和原来的嘉世在争夺资源的时候发生了许多小的摩擦,一直以来都因为地缘关系不和,再加上叶秋这样的名声……

“据理服人,你们的军师不是挺能干的吗?”

这倒也是,不过他们霸图的张新杰的思维缜密,很可能使得这个说服的过程变得像是在做审查似的,一点儿细节都不会放过。这个人能受得了那样耐心细致的质疑吗?

结果就是,叶修还真受得了,不过因为有那么两次开了嘲讽模式,差点儿没跟张新杰身旁记录的书记打了起来——毕竟在霸图,嘉世的人总是不太受待见的。

好在是叶修手中的资料记忆体帮了大忙,那是一段狂化者攻击嘉世内部的录像,可以很清晰地展现这些攻击者是有组织、有智慧、目的明确的——他们要杀了叶修——不是因为掠食的本能,而是有目的的杀人。最后,这个证据让霸图的高层彻底明白事态的严重和紧迫性了。

这是使得一直分崩离析的异能者们联合起来的小小的一步,霸图走出去了,他们开始和其他组织接触起来。

这个时候的异能者们,显示出了理性的本质,大多数人在铁证如山下都选择了加入联盟——他们的首要任务是建立互相应援的防卫体系,防止狂化者的突然袭击。

只是,已经他们的合作已经迟了。

就在叶修告别霸图基地的那一天,战争全面地爆发了。

韩文清不知道他是不是引起这场最大危机的祸根——从时间上来说是绝对吻合的——但他知道,叶修一个人,即使是这么强的一个人,如果被数以万计的狂化者不断地攻击的话,体力终有耗尽的一天,那一天就是他的死期。

虽然也有风言风语说,叶修其实才是那些狂化者的领袖,可是韩文清不会被它们迷惑的。

他也没有时间迷惑了。

全面战争爆发的时刻,所有的狂化者就好像是能互相心灵感应似的,同时开始攻击全球所有的异能者基地,开始进行不符合生存本能的额外的杀戮。

三天之后,有两个基地被攻破了。

百花和呼啸从此被狂化者占领,有一小部分幸存者逃了出来。

“一切都结束了,”张佳乐的眼神有些暗淡,“最后,它们似乎突然转移了目标,我才能带着老孙逃出来……”

孙哲平还在抢救当中,他受了重伤。

“那个新的目标是?”对于这种细节,张新杰不能放过,他连忙追问道。

“好像是其他的异能者。”张佳乐记不清楚了,他只看到一个模糊的身影,正把那群怪物吸引过去,自己才杀出一条血路,背着孙哲平跑了。

现在在堡垒或者基地外面哪里还有单独行动的异能者?韩文清想都没想,就知道那个人是叶修。

原来他还活着……韩文清觉得好像心里又有了什么希望。

但是第十天之后,霸图基地已经断粮了,本来就不多的物资在没有补给的持久战下消耗殆尽。这个时候,他们已经失去了和其他基地的联系。

第十七天,霸图的第一道防线被攻破了,设施里已经渗入了敌人。

第二十三天,下层建筑已经被完全攻破,韩文清好不容易把最后一点物资转移到了他们据守的司令部。

据张新杰计算,这样大概还能撑一天,一切都得结束了。

可是这一天,却最终没有到来——二十四小时后,强攻的那批敌人撤退了,只留下一部分在下层徘徊。

“它们都往一个方向去了!”受到重创之后,第一个跟他们联系的人是蓝雨的黄少天。那边的情况非常不好,因为离狂化者的新目标很远,所以敌人有多数留了下来,已经无力抽身。

必须弄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张新杰拜托韩文清去外面调查,自己来负责守护这个最后的阵地。

韩文清一个人朝着狂化者聚集的方向移动着。那是东边的浅滩,再往前走,就得到海里去了——这些原本是陆地的地方,现在早已沧海桑田,沉在海平面以下。

狂化者们除非逼不得已,竟然都无视了韩文清,径直朝着那边奔去。

这些凶猛的生物现在已经不知道进化成了什么样子:有非常接近人形的,有多出来腿臂羽翼的,有巨型,还有完全说不出成了什么样子的……

韩文清没有可怜这些东西,他觉得他们很可悲。他把那些企图阻碍自己的东西都痛快地清除掉,结束它们那不知为何物的一生……

就这样长途跋涉了一天一夜,浑身浴血的韩文清来到了浅滩。

原本细软的白沙滩变成了瑰丽的粉红色,沙土吮吸着无数狂化者的尸体。

不远处的海湾在长夜的影子下就像是一杯甘醇的红酒,让人感到晕眩的发酵的味道扑鼻而来。

而这杯美酒被投入其中的石子儿激起了层层涟漪——韩文清远远望去,看到那落潮之后露出的巨大的、孤立的礁岩上有一个影子在战斗着。

裸露的礁岩就好像是耸立的巴别塔一般,诱惑着下面那犹如蚁群的狂化者向上饥渴地攀爬着——然后被站在顶端的神施与天罚,最后坠落进了血红的地域……

这一幕持续了多久呢?从狂化者的尸体堆积的程度来看,神已经不眠不休地战斗了两个星期了。

韩文清看到,叶修只是凭着本能般的反应,机械性地迎击着袭来的敌人。他也是一身殷红,再加上红色的伞状的武器就好像是玫瑰花瓣一般绽放着,不知何时会凋零,何时会得到解脱……

“叶修!”韩文清的声音让海水都震动了起来,涨潮了,他的脚被漫入了海水当中。

叶修没有回答,他在这个被世界遗忘的角落里,孤独地一个人战斗着。

要救他。

可是怎么做?

……

一个冰冷的浪花朝韩文清迎面扑来,那刺骨的海水没有一丝血的温度——没有生命,没有温暖。

韩文清冲了出去。

踏过万千的尸骨,他无畏地在暴风雨般的围攻中前行着,他必须要到那巴别塔的顶端去——去解放那个已经千疮百孔的神,让他重拾往日的荣耀。

每一次血雨腥风,都是神的洗礼。

他的拳头已然渐渐失去了知觉,只能击碎一切,披荆斩棘,在朝圣的道路上木然前行。

当他用血肉之躯拥抱了那曾经高高在上的天神之时,下界所有的躁动似乎都消失了。

那柄鲜红的朗基鲁斯之枪,将两个人一同刺穿,再也无法分离。

“韩……文清……”叶修的视线有了焦点,好像从一场漫长的噩梦中刚刚醒来一般。

“我在这里。”韩文清用毫无知觉的双手捧着叶修的脸说。

“太好了……谢谢你……”男人喜极而泣,放开了因为长时间执矛而快要僵硬的手,双手搂住了对方的脖子,吻了上去。

腥咸的血液彼此交流着,呼吸纠缠在了一起——那是生的气息,也是死的甜美。

就好像是为了此刻而到来一般,忽然间云开雾散,光芒撕裂了天空——漫漫长夜已经结束,地球迎来了希望的黎明。

所有的魔物在那一瞬间停止了动作,挣扎着,然后沉入血海,大地又恢复了往昔的纯净。

只有那两个圣洁的灵魂伫立在那里,合为了一尊隽永的雕塑……


END

---------------------------

P.S.其实最后那段血海黎明,算是某种【】暗示吧~~~

只是因为测出来这个题目才写的,但没想到写着写着就脑补出了一个超BE的末世设定,自己哭了一晚上_(:з」∠)_←自作虐,不可活!

这篇文章很短,所以有些剧情没说出来,虽然文章里给了一些暗示但是这里可以单独挑出来说一下:

1. 双叶都是狂化者和异能者的混血,所以弟弟被狂化者掳去了。

2. 叶秋是狂化者实际上的司令塔(用脑电波控制下级),但是黑幕另有其人。

3. 狂化者是见光死,所以核冬天结束之后它们都会像吸血鬼一样死去,但双叶是混血所以不会。其实黑幕……也不会,因为黑幕是个异能者,他才是叛徒(猜猜是哪位~)。

4. 叶修战斗到最后的时候已经失去理智了,韩文清的血还有千机伞的重创让他回过神来。

5. 这最终战后来到底发了几个便当我也不说了……

6. 反正,请不要太认真,认真你就输了……


评论
热度 ( 15 )

© fangswam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