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腐向同人站

最苏的主角是叶神,最虐心的伙伴是伞哥,最深情的敌人是韩队,最狂酷的小哥是黄少,最西幻的组合是喻王,最贤惠的大师是肖队,最双壁的组合是双花,最无口的心友是小周。
【详情见About CP页面】

《兴欣网吧公告》
年满18岁才能在这里上网。

小网管:别西卜

【韩叶/双花】帕卡索斯之翼 后日谈

那天晚上我说要去撸后日谈的结果真的就成了后日……谈了。_(:з」∠)_


补完结局。


后日谈

(一)张佳乐的困惑

张佳乐醒来的时候,发现孙哲平坐在自己旁边,托腮而眠,有重重的黑眼圈……

弹药专家觉得这场景好像似曾相识,只不过两个人的位置变了。

自己为什么还活着?他什么都记不起来,只记得当时自己布下的弹幕还没有散去,就被芬里尔攻击了——后来的事情他一概不知。

莫非自己也被魔气侵袭,所以导致失忆了?张佳乐掀开自己的病号服,发现自己身上没有伤,好像连缠绷带的地方都没有……这得躺了几个月了?

其实他对胸口和肚皮上的痛觉还是残留了那么一点点本能的印象的,那个时候自己应该是疼昏过去了——也不知道牧师还有药剂师给自己用了什么药,恢复得完好如初。

正当他盯着原本应该有疤痕的地方纳闷的时候,孙哲平不知道何时醒了,给了张佳乐一个大大的拥抱。

“老孙你干什么?!”

“你醒了我高兴呀!”

“你也不怕我伤口裂了?!”话虽这么说,其实张佳乐也觉得神奇——被孙哲平勒这么紧也没见哪里痛,莫非真的痊愈了?可是当年他老孙治疗手伤了那么久,后来还是会有疼痛的感觉的……

“哈哈,其实你睡着的时候我确认过了,没有伤口,戳你你也没反应……”孙哲平傻笑道。

“你你你……你流氓!”张佳乐慌忙推开对方,好像从来没有受伤似的一下子从病床上蹦了起来。

孙哲平挠了挠脑袋:“我又不是林敬言……”

“哼!我去找人问清楚……”张佳乐红着脸,带着一脑子的疑问,夺门而出……

(二)张新杰的下午茶时间

午后三时半,张新杰准时地开始喝他的下午茶。

他一个人坐在道馆的露台上,细细品味这自康复以来第一次自己亲手泡的热茶,心想下次要是住院还是应该把自己的专用茶具带去才是——这次完全是意外,失策倒还谈不上。

那股力量已经从自己身体里面消失,牧师摸着自己的胸口,确认了天马的心脏以及降临的天使都已经不在的事实……

略微有一点儿冰冷的感觉。

可是,他感觉自己变得轻松了一点。十年来背负着圣职者那救赎苍生的使命,这些对他来说也许还是过于沉重了也说不定。

主将的那一拳让他惊醒,有的事情不需要做得太过,人和秩序之力的集合体——天使本身最大的区别,在于他们内在的小小的混乱、小小的自我。张新杰一心为神殿、为霸图道馆奉献了太多,也该允许有点小小的自私在里面吧……

他不后悔自己所做的一切——也许正是这理智和坚定,才让那秩序的使者有了稳固的附着点。

张新杰取下眼镜来,仔细擦拭着。他觉得自己好像稍稍地,更加了解这个世界了。

茶香飘荡,牧师大人在这惬意的午后,暂时忘记了时间的流逝。

(三)魏琛的假期

魏琛这几天真是忐忑不安,生怕叶修从霸图道馆回来之后就把自己给办了。冯宪君大祭司请他去庆功他都躲着,一个人跑回了蓝雨堡暂住了几天。这可高兴坏了剑圣,每天吵着要跟那老术士一起到山里去修行。

“我说,老爹,你别怕叶修啊!你这不是办了好事吗?”黄少天一个劲地给魏琛打气。

爱徒这么说,老魏也没完全撂下心里的石头:以那韩文清耿直的性格,绝对是见不得人说谎的。所以那时他自己一是为了保命,二也是觉得就算是善意得谎言也瞒不了一辈子,于是就对霸图主将和盘托出了。

这倒好,韩文清似乎真是有点儿生叶修的气了,不过人家毕竟以大局为重,倒也没在黄昏之战前发作——他们救下张牧师之后,韩文清拖着“犯人”就走了——只怕叶修那小子这几天可是回不来兴欣旅店了吧……

想着自己还能有几天好日子过,魏琛拿出烟杆、在蓝雨堡他很久以前住过的房间里大口大口地抽了起来,那叫一个惬意。

这个时候,突然门开了,魏琛懒洋洋地转头去一看,发现是喻文州。

“前辈您回来了?”喻文州彬彬有礼地笑着问。

“回来住两天就走。”魏琛眯着眼瞅着他的接班人。

“那,我给您准备住处吧。”

“我就住这间了,”老术士对小术士说道,“习惯了。”

(四)叶修的招供

叶修在霸图道馆住了一天,就完全受不了了——作息太规律是一:晚上十点一刻想抽棵烟,没有囤货只好出门去买,结果一家营业的店都没有!萧山城这个时间街上还热闹着呢!

来自霸图主将的精神压力是二:那韩文清什么也不说,就一脸严肃地望着自己,吃饭的时候,散步的时候,去让医疗队复诊的时候……

“我说……韩文清你能不能不要这样盯着我看……”终于在那天晚饭之后,叶修提出了这个严肃的问题。

一般来说,这个人根本不怕别人这样的“眼神攻击”,他自己凭着那连黄少天都要在他面前吃瘪的斗嘴功夫,怎么样也能把人给整到再也不愿意见到自己。

可这,些对韩文清一概不管用,那拳法家是该干嘛干嘛,不达到目的决不罢休,对叶修的毒舌完全免疫——这一点,叶修十年前就领教过了。

“说吧。”

“说啥?”

“魏琛跟我说的那件事,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那是因为,”叶修顿了顿,“神殿说了这是最高机密,不让无关人士知道。”

“我指的是,在这一战之前,神殿已经解禁了,你为什么还瞒着?”

“我不想让你们在执行战术的时候有负担。”

这话确实也在理,韩文清想了想,决定接受这个说法了。不过……还是有些莫名的窝火呢……

“那么,作为让我觉得有负担的惩罚,你这几天就留在这里,陪我决斗。”韩文清把这件事说死了,让对方没有反驳的余地。

真是的,明明是你自己非要问魏琛真相的嘛!所以说有的时候,叶修真不知道,韩文清这种性格,到底是坦率还是不坦率呢……

最后呢,既然说好了要决斗一辈子,叶修也只能舍命陪君子了。

(五)一个不解之谜

张新杰出院了。他本来没什么大伤,可是王杰希建议他多观察一阵子,于是他在宏图镇的医院里待了一段时间。张佳乐出院的时间比他还早,活蹦乱跳得跟没事一样——走之前张佳乐还来问张新杰到底发生了什么,被牧师自己搪塞过去了。

“张牧师,我有一个疑问。”林敬言是来接他们牧师回去的,虽然本来张新杰婉拒了这个看似多余的请求,可这位当时掩护完屠狼的二人没来及赶回来的契约者一直觉得有一个不解之谜。

“请讲。”

“你当时是如何摆脱秩序之力的控制的?”

这件事,其实张新杰本人也觉得蛮不可思议的,被控制的那个时候他的意识全无——可忽然在那一瞬间,张新杰感觉到有一件事情不得不去完成,就从意识的沼泽里爬了出来。而那件雷打不动的事情就是……

“那时正好夜晚十时,我觉得自己该睡了吧。”张牧师认真地推理道。

END

评论 ( 9 )
热度 ( 13 )

© fangswamp | Powered by LOFTER